空间访问量: 577

TA的好友

最近访客

    暂时还没有访客记录

出于忧虑,父母一再挽留我多住几天,我还是执意从雷州乡下返回海口。尽管疫情当前,病毒如看不见的空气,令我一路忐忑。我知道乡下当然比城市安全,村子里的生活和人际都简单,不断吹拂的春风又能让病毒难以遁形,但是,在乡下我干不了许多在城里才能干的事情;更令我无法久留的……

浏览全文阅读(47)

  80年代末我参军戍守祖国的边疆,有幸驻在三亚,连队在靠近鹿回头濒海的一座小山。在山顶上,向南眺望是碧波万倾的南海,向东可以看到青葱翠翠的鹿回头,鹿回头很粗壮,像一截长城伸入大海;向北,有一座高高的山,远离市区,山顶尖尖,叫不出名字。每到晚上,那高高的山顶上闪烁着……

浏览全文阅读(52)
老家有粉曰黄潭08月09日 09:58

  镇不在大,美味则名之。   老家有粉曰黄潭,佳肴绝世而独立,上品天成。   不过黄潭米粉却是那些不住黄潭镇的人们叫出来的。家乡父老别样呼之,就叫粉,总是说:“吃粉去。”   黄潭米粉儿时天天吃,怎么吃也不过瘾。六七岁时每每缠了父亲母亲“吃粉去”。不给吃……

浏览全文阅读(126)
冬日的蝴蝶08月09日 09:55

冬日的蝴蝶在橱窗玻璃下飞翔 她率领一群小蝴蝶在忘我的飞翔 她沿着太阳和春天的方向不停的飞翔 她循着一径花香向前飞翔 我看着琉璃之下的蝴蝶 盈盈的盈盈的充满了春的气息 蝴蝶坚强的伸展开锦绣地翅膀 翩翩的翩翩的翩翩 她的触角怒生生竖立着 仿佛要戳破人蝶……

浏览全文阅读(123)
诗酒边城08月09日 09:52

黎明时分,推开窗户,晓风里的城镇氤氲着甜蜜和温馨的诗意。赤水河从我眼前匆匆流过,伴着洒水车的铃声,构成小镇悦耳的背景音。这节奏曼妙舒缓,甚至能融入人的梦境。在街道边的花坛里,一丛丛的三角梅开得鲜艳如火。实际上,如果不是空气中浓郁的酒香和远处1915广场……

浏览全文阅读(70)

  秀毓其外,英蕴其中。   每提秀英,总似碰及一枚扣子,让我去忆水头小学,况味与一位老师的对话。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在水头小学担责。某开学季前一天,大陆应聘而来的汪老师甫一见面:“这是学校?”我笑而未语。汪老师默然少顷,说:“欠教育实在太多了。”话……

浏览全文阅读(40)
乡情悠悠05月08日 15:42

  时隔20年,泽光再次踏上家乡这片热土。离开时的泥泞小路已经被宽大的水泥路代替,路边的灌木丛,是他小时捉鸟、躲猫猫的好地方,现在都不见了踪影。道路两旁的山坡,不是橡胶林就是槟榔园。正是阳春三月,鸟语花香,枝繁叶茂,绿色欲滴。林子里,偶尔有小洋楼、小别墅,绿荫掩……

浏览全文阅读(36)
青春的邂逅05月08日 15:25

  周末去解放路的第一市场买虾钓鱼,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看到有幢灰色的建筑,在高楼大厦的包围中显得有些有些破乱不堪.很多年前,这幢建筑其实是解放路的地标,曾经热闹非凡,辉煌一时,就像一位少女的青春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岁月长河中随风而逝,人生的芳华绝尘而去,斑驳的……

浏览全文阅读(38)

稻花飘香 ——游新旧沟田洋有感,兼致友 文∕椰蓝 龙泉吐玉。火山岩石垒起 千年的情结和梦想 万亩湾田。原本自西而东的河流 在此拐见历史,从而赐名为南渡江 和风吹来 游弋的鸭子自由自在 稻浪翻滚过我忍痛的内心 花香氤氲,细语婆娑 一如母语的摇……

浏览全文阅读(23)
那飘逝的岁月03月29日 22:14

  清晨,黄亚海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窗台上的那一盆梅花树浇水,那是他心中的最爱,寄托着他无限的思念。有时候他会对着那盆梅花树一边浇水一边自言自语,有时候他两眼包含热泪,神情黯然地低吟起宋代诗人陆游的《卜算子、咏梅》词:“驿外断桥边、、、、、、零落……

浏览全文阅读(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