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田古樟树

    2021-02-03

    中午,载我们的两辆中巴车从贺州市向富县麦岭镇出发,在那里参观了的新农村示范点。从麦岭镇出来,车子又载着我们直奔钟县公安镇大田村,将在那里听取老师给我们介绍公司加合作社发展模式,实现了大田村集体和贫困户“双脱贫”的经验。 中午,载我们的两辆中巴车从贺州市向富县麦岭镇出发,在那里参观了的新农村示范点。从麦岭镇出来,车子又载着我们直奔钟县公安镇大田村,将在那里听取老师给我们介绍公司加合作社发展模式,实现了大田村集体和贫困户“双脱贫”的经验。 大田村是我们此次前往广西学习诸站中最后一站,就是说,在大田...

  • 一 公元1129年寒冬,海峡对岸。 阳光迷离而珍贵,带着若有若无的热气,穿过茂密的椰林和野菠萝林,跌落在永远潮湿的海滩上。46岁的抗金名将、两度出任宰相的李纲带着家人从徐闻乘坐一叶扁舟渡过琼州海峡,来到了渔村海口。身后是万里琼波,眼前一派荒漠,海风呼啸,吹拂着他悲凉的面容。在儿子李宗之的搀扶下,李纲踽踽走向椰林深处的伏波将军庙。 这是当地人为了纪念路博德、马援两位赫赫战功的南征将军立的庙宇,人们崇敬英雄,视他们为渡海者的保护神。凡是要渡过琼州海峡的,一定要在伏波将军庙里祭拜,询问哪一天渡...

  • 秋日午后的阳光,和煦而温润,普照着万宁石梅湾的山海林溪。宽阔美丽的海湾,水天一色,沙白水蓝,涛声阵阵,游人观海听潮,游泳戏水,一派人与自然完美结合的和谐图景。 凤凰九里书屋就坐落在这里,坐落在洁白的沙滩边,坐落在绿树掩映之中。走进六百多平米的书屋,新潮的布局,崭新的书架,墨香的书箱,柔和的灯光,给人耳目一新。廊道边,数名读者如一尊尊坐佛,早已潜入书海深处,忘了归途。桌边搁着的兴隆咖啡,香气氤氲,迷漫着整个书屋,飘散在书屋的上空。 这就是人们所赞誉的海南最美山海书屋。它远离大城市的喧嚣,在这里扎...

  • 彼岸之城

    2020-05-16

    江河逶迤,山风浩荡,一条大江越过崇山峻岭,带着润泽天涯热土的沧浪碧水,带着回归汪洋的巨澜清波,一路向北奔涌。在山与海激情碰撞的地方,一座风姿绰约的城市诞生了。 它静静地遗世而立,守望在波光粼粼的海峡彼岸,一如守护它心灵深处的绝美宝藏。 它的名字叫海口。 海口,如海之深,如渊之口。它高楼如林,大道纵横,长桥卧波,美轮美奂,昔日渔夫船工的歌谣和艨艟归舟的景观在岁月的俯仰之间已化为陈迹,惟余老街深处几条幽静旧巷让人魂牵梦萦。 上下五千年,风烟数万里,这座城与时俱进又风貌独具,面向未来又紧...

  • 三角梅是海南省的省花,可想而知,在这地要是哪处不见,倒会觉得奇怪。 就说我们小区,她们似乎没有区别的家有户落。比如我家对楼,阳台那一篷花,直径快达两米,单那个花盆,一盆花用盆来做量词,不好想象。那只涂绿釉盆直径没有一米也有0.9,而花开时你不会看到盆,一个大红绣球搁在那里。乍一走眼,会以为是个红灯笼。据老伴说,那花重瓣,一年四时都有很惹人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上一年,我住的小区被纳入城区改造,家就搬到了一处新的院落,且住的是顶楼。按理我是不愿住顶楼的,你想啊,这岛一年总有大半日子像火炉,...

  • 星星知我心

    2020-03-26

    ...

  • 吃食

    2020-03-17

    民以食为天。既为民,吃食齐天。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这地亩不同,产出异样,这天便有别,也就是吃食有别。依哲人们的说法,客观存在不同影响了人们的吃食,这是空间的区隔。说白了,不同地方吃食不同。 这个好懂。河南河北种麦,食面。我的老家植稻,吃米。有的地方拿玉米当正餐,只是听说,不知道玉米如何吃。还有的地方靠吃土豆过日子。这我不只耳闻,而是眼见。一回,去川东采访,那里有支勘探队。山大林子密,深山里的老乡多种土豆,当然也有玉米。不过那玉米瘦削,原因是高寒地区气温低,少日照,致那庄稼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

  • 这些年,我们基本都在省城过年。 小城石碌的年,是邻里邻居在庭院吃糖果嗑瓜子喝茶聊天的温馨,是坐在家门口看路上大人小孩人来人往的惬意。 城里的年,是酒店里年夜饭的排场,是三角梅稀里糊涂的盛放。毫无冬意的暖阳,热情地诱惑着一群群抖落冰雪远道而来的人。 这一切往年出现的画面,多少年来固定的模式,却没有在2020年出现,一场新型冠状病毒将整个年美丽的轮廓拧得变形了。 鼠年开端,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瞬间释放邪恶。随着武汉封城,许许多多人慌不择路的逃离,无形中将病毒四处撒播。 十七年前“...

  • 出于忧虑,父母一再挽留我多住几天,我还是执意从雷州乡下返回海口。尽管疫情当前,病毒如看不见的空气,令我一路忐忑。我知道乡下当然比城市安全,村子里的生活和人际都简单,不断吹拂的春风又能让病毒难以遁形,但是,在乡下我干不了许多在城里才能干的事情;更令我无法久留的理由,是乡居生活的舒适和懒散,正日复一日消磨着我的心性,一年之春不能没有对岁月的展望。 离开家门驾车上路,来往车辆稀少显得道路特别空旷,仿佛也在昭示这是病毒肆虐的非常时期。大约一个小时,车到海安码头,设点检测的工作人员立即上来命我摇下车窗玻璃。他...

  • 鸟鸣惊春

    2020-02-06

    这段时间,每天醒来,只听到鸟儿在窗外鸣叫,声音清丽婉转,在这样清冷的黎明,竟仿佛透着一丝惊慌。街上很安静,一切都没有声息,四季流窜的风,仿佛此时都不刮了。鸟儿的叫声格外响亮,从没像这个春节这样响亮过。 窗外是朦胧的亮,天青色,这是早上。我从被子里伸出手,空气冰凉,今年春节比往年要冷一些。 手机上显示6:45分,公元2020年2月2日。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丁香医生”,动态数据里面,每一个数字的变化都是生死,确诊的病患不断地增长,我没有医术,只好祝祷。 我已经在家里呆了3天没出门了,垃...

总:18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