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鹭湖

    2021-03-09

    立春后的一天中午,我趁着空闲去湖边走走。从咖啡厅到湖边仅两三分钟 ,午后的阳光有些耀眼,我径直朝观鸟亭走去,那儿有两排木制卡座,我选靠近湖水的座位面湖而坐。只见湖中分布着两个相连的小岛,岛上有草丛、芦苇,还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从岛上延伸到湖中,树根扎在湖水里,这树海南话叫水淹树。 我刚坐下,就看见一只亮红色羽毛的小山鸡从树林里钻出来沿着水边来回寻找着什么。一只黑色的小鸟也蹦蹦跳跳地出来了,三蹦两蹦地飞上了枝头。“啁啁,啁啁……”树林里传来了一阵阵悦耳的鸟鸣声,“叽叽,叽叽……”一会儿对岸也传来一阵阵...

  • 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降落在黎明的前夕,似要洗净万物,不留痕迹。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我听见万物低语,仿佛喟叹穿越千年的如烟往事。晨雾中,我穿过细如发丝的雨幕,走过野花烂漫的田野,去追寻一个震古烁今的名字和一段深邃的历史。 我来到儋州西部的中和古镇,这里是当年昌化军的治所所在地,古镇的东边就是当年被东坡命名为载酒堂的地方,后来改称为东坡书院。比起富丽堂皇的海花岛,比起儋州新城的车水马龙,比起日新月异的洋浦开发区,眼前的古镇多少有点被人们遗忘的感慨,那些颓败的古建筑落寞在早春的朦胧细雨中,暗淡和沧桑替代了往...

  • 春好尽在湖

    2021-02-07

    春来,湖滩向暖,草色遥看,嫩碧如茵,似一屏水墨与春天的又一次修辞。我说的眼前这湖 这湖一会在天上,这天一会在湖里,天上湖里,湖里天上,且天且湖的。湖在天上。在天上的湖一纹涟漪都无。天为一屏,屏底碧蓝。湖就惺忪于碧蓝之上。春已醒,小荷尖角刚起于碧蓝,要出水而未出水,就停在水层中间与水草嬉耍。她修长立挺,苞衣洁净,有点点浅紫的斑纹,羞头羞脑地。水草戏她,搔头抚体,只是小荷不理,她要快快上长,她的小雨伞在等着她呢。苇芽也出来了,白白嫩嫩地让碧蓝映衬,她也要早些出来水面,因为她的...

  • 峨蔓村是我们到达洋浦后拜访的第一站。 汽车在乡道的浓荫中穿行许久,久违的冷清感扑面而来,这里太静了,甚至不曾见过其他的身影。但也幸好如此,我们得以躲开拍照打卡的游客、直播的网红和商家的诱导,踏入一个沉静的世界。 穿过郁郁葱葱的热带丛林,经过新修的民居,一路蜿蜒向北,风吹稻浪,田园如歌,砖红色的土地上,热带作物长势良好,间或点缀其间的农舍,鸡犬之声隐隐可闻。 远处水渠边,大片的甘蔗林弥漫着丰收的信息,芳草萋萋的旧屋门前,坐在喝茶聊天的老人,回想外面的喧嚣世界,顿然有种闯入平行时空的恍惚,远...

  •       每隔几年,我都要带着孩子们返回故乡,一边到墓前探望己离去的父母,一边看看故乡的新面貌。       当我踏上故乡的土地,面对着村中一条条干净的柏油路,面对着那海洋般的绿油油稻浪,面对着那田间飘扑而来的芬芳,我陶醉了……故乡的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可是,在这清新的空气中,我仍然闻到挟着一股苦涩的味道,使我不觉得打了一个冷颤。我的故乡,后面是一片绿色的山,前面是一口二十里长、犹如月牙形的罗猛塘,从村头伸延到村尾。多年不见,故乡一切都在变,变得越来越美丽。但是,曾经与我一起幸福地度过童年时代的罗猛塘...

  • 在昌江看海

    2020-08-16

    因科幻长篇小说《魔力蛇岛》故事情节的需要,我曾虚拟过两句广告词:山观日出,海看夕阳。 到了昌江,知道这两句广告词很适合昌江,总算找到了现实中的场景。在霸王岭(山)观日出,在棋子湾的海上观看夕阳,是人生极为难得的乐事。 按理说海南岛四周是海,在哪看海不是一样的么? 还真的不大一样。 在海南的东部,比如琼海、文昌和万宁看海,因夏季东南风的吹拂,波涛汹涌和浪击礁石和沙滩的时候比较多;在三亚看海,海中的好几座山,将海的苍茫打破,目之所及,仿佛是平和的湖泊;海口的晴天看海,船和填海物不时冒出...

  • 雨韵琴歌

    2020-07-14

    万木萌发金鸟唱,千峰染就玉溪吟。春日,夜寂寂,山黝黝,乡村在星星私语中入眠。沉迷梦国之间,突闻窗外雨声滴嗒作响,而后声音渐大,飘在树林沙沙沙沙,落在瓦屋顶嘀嗒嘀嗒。哦,春雨,隔了半冬之久,终于踏着春的琴弦姗姗而临。晨起,春空嫩嫩的,蓝蓝的,几丝白云悠游其间。在春风的召唤下,林岭甩去浓浓的寒意,披上绿茸茸的春装;在春雨的滋润下,稻田葱茏,瓜田林野花开,黄的,白的,紫的,红的,摇曳着一朵朵春意盎然;午日,又来一场春雨,远山迷朦,村庄凄丽 。春雨,家乡的一场春日盛宴,醉了山峦,妍了溪林,红了农人快乐的脸。 ...

  • 因一首诗而再次访问一处名胜古迹,这种事情发生于古代,也发生于现代。 早在一九八九年,我就游览过海南五公祠。那次游览,五公祠留给我的总的印象是悠久的建园历史、独特的园林布局、规整的庭院空间设计以及质朴独特的装饰风格。之后,我出差海口办事次数何止百次,但每一次来办事,即使是在五公祠附近住宾馆,我也无兴趣去游览五公祠。直到二零零九年,我读了诗人望坡居士的古体诗《沉思五公祠并序》,深深地被诗中真情所打动,我才有再次访问的意念。从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九年,由于公务繁忙,再就是家里百事缠身,我都没有闲暇时间再访五...

  • 说去海南,多数朋友立刻会想到海口、三亚,五指山、万泉河、天涯海角,还有句玩笑话:去过天涯海角也就"走到头了"。   真是这样吗?不,不是。   从天涯海角出发,沿海岸线驾车西行一小时,北纬18°有一方广袤的山峦、海涂和浩瀚海域;山海之间,冬天不冷夏天不热,美丽而宁静——这里是海南省乐东县。海南朋友说,如果你想回归真实、回归自然,这就是个好地方……   这里的山叫尖峰岭,最高海拔为 1412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中国最美十大森林公园"之一;...

  • 悠悠霸王行

    2020-05-08

      南国的山,似乎离天很近,近得神奇而幽深。昌江境内的霸王岭,便是其中的山林之霸,素称长臂猿的天堂。   天下熙熙,人们为利而往;悠悠霸王,我为情而来。三月三日,我孤身只影,游荡霸王岭雅加景区,心却似天空一样明朗。一双铁脚板,是我的车;一颗跳动的心,是我的伴。   走进山口,寥阔的绿,遮天盖地,次第拥来。雅加河像一条洁白的飘带,从南边的天际间,绕着山势盘缠而下。湍急的河水,清澈见底,河槽里卵石累累,亮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沿着河岸没入绿道,顺坡而上,山道,湾了又湾。它牵着我的心事,把我一步步带往森林深...

总:194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