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记人叙事 > 梅韵

梅韵

作者: 烂人生 来源: 转载 时间: 2020-07-17 18:04 阅读:
  三角梅开得如火如荼时,红的、粉的、紫的、黄的、白的闹满技头,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翩翩起舞,时而相依相偎,煞是浓情。

  三角梅是热带的藤技花木,与红梅有着质的区别,它不傲风雪,却能顶烈日经风雨,笑脸流年,宛若热岛少女恰到媚处。

  他退休后,来到小镇,不知是他低就还是我高攀,我们成了至交。

  他花白的脑袋蕴藏着超人的智慧与卓睿,岁月利刃在宽阔的额头镌刻几条深深皱纹,和蔼的笑容透出本质的善良。可书生出身的他,性格怪僻,或许是世俗看不惯鹤立,小镇的三教九流都有微词,可他依旧我行我素,拒绝随俗入流。

  他早出晚归,风雨不改,浑身大汗淋漓。问起,在小镇近郊西北角置了一座庄园。据说无路、无电、无水。说起他的庄园,眼睛闪烁希望与憧憬,口若悬河:百亩的百香果,几十亩的人工湖,几百米三角梅长廊,水中央是湖心斋,曲桥通幽,庄园的主题是榕树,而自然生长的杂树陪衬娑婆翠绿的榕树,庄园取名:榕香水榭。

  梦想是人生前进最原始的动力。他所描绘的田园风光,桃花情怀,我们只当是茶余闲聊的话题,以资视听,一笑舒怀。谁住心头?

  不久后,小镇扩大镇容,新开辟一条道,不知是天道酬勤,还是他先知先觉,一条崭新的大道从庄园擦身而过,荒芜的角落之地,身价猛长,灸手可热,他顺势铺设了一条小路直奔庄园。

  他既是天人合一的理想主义者,也是一个敢于实践的实干主义者,能把理想付诸行动的人寥若晨星,他在谈笑间将两者耦合,化腐杇为神奇,一座亦休亦闲的庄园,不经意间呈现在人前。

  人的生活物质是一方面,精神也是一方面,当两者有机的融合时,是那么的真实、自在,美妙。

  如他所说,庄园以榕树为主题,间种槟榔、百香果、桉树、三角梅和各种花草,炎炎烈日下异常的娑婆与荫凉。

  庄园的东北有一个人工湖,湖上修建一座二百多平米的仿古斋,一条九曲桥弯曲通幽。湖岸搭建婉延长廊,顶棚用铁丝编织拱形,茂盛的梅枝爬满棚顶,遮荫蔽日,尽收多彩。小径用不规则的大理石边角料铺设而成,几何图案梦幻无常。傍湖这边,凭栏观鱼,水色柔柔,风吹波皱,诗情画意跃然,另一边是文化墙,雕刻着他珍藏的书法、名画。

  望着姹紫嫣红的三角梅,曾经问起:为什么喜欢三角梅?他不遐思索:三角梅与世不争,平淡里透出雅,静静的装扮着生活,我喜欢它的高贵品德。

  是的,梅花开时,繁花惹火,葱翠粉靥绽笑枝头。有的花枝直指云天随风乱画,有的伸着长长的脖子,探头探脑,羞答答的出墙窥视外面的世界,憨厚可爱。

  漫步在色彩斑斓的长廊,品味百年书法、名画,领略文豪圣人风采,仿佛穿越时空,在古风诗韵的熏陶下,有一种脱世的空灵。

  他博古通今,趣谈中解经释典,诙谐多趣,愉悦心情,那觉知美妙极了。

  后来,他的生命故事,没有像他种植的三角梅,年年岁岁,花开花落,在一个寒冷的三月,他的生命之光熄灭了。

  红的、粉的、黄的、白的梅花不解人间风情,花期不断,续写着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故事。

  庄园里,榕树碧绿成荫,梅花依旧笑春风,槟榔树亭亭玉立,湖面波光鳞鳞,风吹竹面,百鸟戏嘻,人面不再。

  才是昨天的好,今已是回忆,刚刚青涩,瞬间两鬓斑白,谁能留住芳华?

  花事时,花雨飞舞。花谢时,化泥潤花。

  谨以此短文献给我敬重的故人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