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挺奋:我的接待经历

作者: 李挺奋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9-07-22 12:04 阅读:
  我在海南军区政治部工作时,曾奉命接待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解放军元帅朱德的女儿朱敏;从军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后,我多年先后在海南作家协会、海南省文联担任秘书长,接待过许多来海南参观、采风的外地作家、艺术家。我记得我接待过的有中国文联文艺家赴海南访问团、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组织的作家赴海南参观访问团、全国青年评论家文学评论研讨会、湖南省作家赴海南访问团、云南省作家协会《边疆文艺》杂志赴海南采风组、黑龙江《北大荒》杂志赴海南采风组等。其中,全程陪同并印象最深刻的,是接待朱德委员长的女儿朱敏、接待中国文联文艺家赴海南访问团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组织的作家赴海南参观访问团的经历。

  一、接待朱德元帅的女儿朱敏

  1979年12月,朱德元帅唯一的女儿朱敏,来海南岛收集朱德委员长在海南视察的资料。那时我在海南军区政治部工作,政治部领导派我全程参与接待工作。

  此次陪同朱敏在海南活动的还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人员、著名书法家李铎,广州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处长李大明,海南行政区档案局副局长麦世统。

  朱敏原名朱敏书,是朱德元帅唯一的女儿,生于1926年4月。1941年2月,朱敏被送到苏联莫斯科第一国际儿童院学习。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15岁的朱敏被德国法西斯囚禁在孤儿院中,1943年8月又被押送到德国东普鲁士的集中营里服苦役。(电影《红樱桃》中备受德国法西斯凌辱的主人公楚楚的原型便是朱敏)。1949年进入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学习。1953年朱敏从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学成之后回国,分配到北京师范大学任教,住在学校普通的教工宿舍。朱敏是为数不多的没有从政谋取高职位的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子女之一。1979年至1980年4月,她被借调到军事博物馆,参加有关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文集和回忆录的编写工作。1980年后借调到中国驻前苏联大使馆研究室工作。1986年朱敏从北师大离休后,参与筹划并创办了中国军地两用人才大学(后改名北京军地专修学院),帮助军队转业干部和复员战士提高技能以适应国家建设的需要。她还积极收集朱德委员长在全国视察活动的情况,作为党史档案资料。她曾参加《朱德诗选集》的编写工作,撰写了《回忆我的父亲朱德委员长》、《朱委员长教育我们干革命》等回忆类书籍和文章。2009年4月13日朱敏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胡锦涛等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9位常委都给朱敏送了悼念花圈。

  朱德元帅先后于1957年和1963年两次到海南视察。

  1957年1月,时任中共中央副 、国家副 的朱德元帅第一次来海南岛视察,他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来海南视察的中央领导人。从1月16日至28日,历时12天,朱德几乎走遍了海南岛,重点视察了黎族苗族自治州、榆林海港、海南铁矿、石碌铁矿、西联农场、红光农场等地。在海南,朱德特别重视海南热带作物的生产。他对海南区党委负责人萧焕辉说:“海南有三百多万人口,有平原,粮食可不成问题;要利用有利的经济条件,多多发展经济作物。”朱德很关心海南的少数民族同胞。他强调兴修水利。朱德提倡因地制宜,主张多种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并指示发展手工业,发展少数民族工业。朱德对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的领导强调几点:一是要提高少数民族兄弟的文化,普及小学,办中学;二是对少数民族兄弟实行照顾政策,使他们的生活逐步得到改善;三是要逐步把他们的落后习惯改造过来。他认为最重要是提高少数民族的文化水平,培养少数民族干部。1957年在朱德委员长视察自治州之后,自治州8个县原有70万亩的旱田改成了水田,其余旱田则种甘蔗、花生、香蕉、椰子、槟榔等热带作物。1957年朱德视察石碌铁矿的筹建工作时,不辞辛苦爬上了海拔400多米的石碌岭最高处,他说:“海南铁矿的铁矿石是全国最好的,对全国的工业很重要。”他还对石碌铁矿的领导和工人们说“你们就在‘七一’时投产吧,第一年年产矿100万吨,一年后每年300万吨。”1957年1月经过到海南调查后,朱德认为海南岛是个“宝岛”,并致电中央建议开发这个“宝岛”。他在1月20日给中央的电报中说:“所谈所见,说明了海南岛的地上和地下资源十分丰富,许多物资都便于出口,极有发展价值和发展前途。 这样好的地方,我以为只要财力所及,即应积极组织力量从速进行开发工作。”在2月10日的电报中又说:海南岛“在水路交通上四通八达,岛上的许多港口既可以成为军港,又可以成为商港;欧洲来船也比较近,尤其是邻近香港,正可以成为出口的基地。”

  1963年1月15日至22日,时任中共中央副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朱德第二次到海南岛视察。这时,朱德已经是77岁高龄了。他精神矍铄,不知疲倦,从海南岛的北部到南端,又从南端到北部,除再次视察了榆林海港和海南铁矿之外,还视察了南林农场、兴隆农场和三门坡人民公社农场等。在视察南林农场和兴隆农场时,亲临这两个农场的橡胶林、咖啡林、可可林和胡椒林,仔细地观看这些热带经济作物的长势,了解生产加工的情况。朱德经过调查以后,对如何开发和建设海南岛,又再次向党中央和毛泽东等同志提出不少切实可行的意见。

  1979年12月朱敏此行,走朱德委员长走过的路,探寻父亲的足迹和事迹。每到一地,当地负责同志对朱敏都热情接待;当年接待给朱德委员长的负责同志或有关人员,向朱敏介绍当年的详细情况,提供进一步核实当年情况的细节或线索。在兴隆农场,当年的农场党委书记张奋向朱敏介绍朱德委员长当年关心这个接纳东南亚归国华侨为主的华侨农场的创建和建设情况;在石碌铁矿,当年的石碌矿山地质调查队员李箕仁,回忆起1957年朱德副 肯定石碌铁矿的地位和回北京后协调解决铁矿开采机械设备的往事。石碌铁矿按照朱德副 的指示于1957年7月1日如期投产。如今石碌铁矿(现名海南铁矿)已累计销售成品铁矿石过亿吨,发展成为国内机械化开采的大型露天矿山,成为全国著名的平炉矿生产和富铁矿基地,成为新中国最重要的铁矿石产地和海南“二白二黑”的支柱产业之一。许多“老铁矿”至今都难以忘怀当年可敬的朱老总对海南铁矿的亲切关怀。

  朱敏此行在海南岛南部的榆林停留了两天。榆林是海南岛的国防要地,朱德元帅每次来海南岛都要到榆林视察。在榆林,有海军军港榆林港,也有陆军的榆林要塞区。榆林要塞区是我的老部队,我曾在要塞区政治部任干事。朱敏此行就住在榆林要塞区的大院内。要塞区的首长会见了朱敏,并介绍了当年朱德元帅视察要塞区的情况。

  1996年7月,朱敏主编的《朱德足迹遍中华》由新华出版社出版。这部书中记录了朱德元帅在海南视察和活动的一些史料。

  二、接待中国文艺家访问团

  1983年4月下旬,由中国文联和国家农牧渔业部联合组织的中国文艺家访问团,来到海南岛参观访问。

  中国文联组联部联络处处长舒丽珍、农牧渔业部中国农业电影电视中心主持人姚金英担任访问团的具体组织工作。舒丽珍是个精力充沛、热情谦逊的大姐,她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过三部长篇小说和几部短作品合集;姚金英年轻有才华,曾主持过中央电视台和农牧渔业部联合组织的中央电视台春节农村联欢晚会。海南文联派我全程陪同接待。我的具体任务是与访问团行程中各访问点的联络,协助各访问点做好接待工作。

  中国文艺家访问团成员中名家荟萃,其中有李进、漠雁、草明、彦涵、姜彬、唐向青、刘相如、吕厚民、林扬、刘蒙天等十余人。他们中有很多是我早就闻名的。李进是江苏省文联 ,是访问团团长;漠雁是南京军区创作组负责人,是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的编剧;草明是新中国第一代著名女作家;彦涵是著名版画家;吕厚民是著名摄影家;刘蒙天是西安美术学院院长、著名画家;等。

  访问团先后走访了海南岛东、中、西线许多重要单位,主要有:兴隆华侨农场、崖县(今三亚市)、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首府、通什农垦局、华南热带作物研究院等。每到一地,当地的党政负责人都出面会见文艺家们,介绍当地历史和经济建设等情况。

  我觉得能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这么多文艺名家,对于我是个极为难得的学习机会。我除了做好日常接待工作,还不失时机地向文艺名家们讨教学习,与文艺名家们有了较深的友谊。访问团访问结束时李进 主动为我画了一幅国画作为留念;彦涵特地为我写了一幅书法,他的字也像他的版画一样坚硬有力。

  访问团离开海南后,我写了一篇记叙散文,载于1983年5月12日的《海南日报),标题是《文艺名家与榴莲果》。全文于下:

  喜赏奇花浑不识

  “这是什么花,这么美?”“这是什么果,这么香?”……我问你,你摇头以对;你问他,他摊手一笑。阅历丰富的文艺家们,在兴隆华侨农场招待所的庭园里转悠,都感到自己仍属见少识浅。他们细细寻看树上的标示牌子,掏出本子不停地做着笔记。“哦,这叫鸡蛋花,花瓣外白内黄,还有鸡蛋的香味。”“瞧,这就是无花呆,它的花原来是开在肚子里呢!”“这就是神秘果吗?我尝尝,怎么个神秘法?”……

  在这许多罕见的南国花果面前,文艺家们都童心复萌,一片天真。他们在兴隆南药植物园里参观,纷纷从地上捡起“胖大海”宽大的叶子当阳伞”。“洋金风”花有着非凡的魅力,大家围着它赞不绝口,然后,都摘它一朵,或插于鬓发,或别在胸前。七十高龄的老作家草明,也兴致勃勃地在上衣口袋里插上一朵。他们一边参观一边赞赏:多么好的一块宝地,能种这么多奇异的花果,能育这么多珍贵的树木。当他们听了詹副场长的介绍,知道解放初期这里还是一片荒凉偏僻的“高疟区”时,都不禁感慨万端。访问团团长、江苏省文联 李进,为兴隆华侨农场题诗一首:

  路向兴隆稻正黄,

  琼崖四月夏时光;

  温泉水浴招人醉,

  小睡风吹入梦香。

  喜赏奇花浑不识,

  惊看异果细端详;

  农场更比名园好,

  敬佩侨胞建此乡。

  “抢 画”

  在通什农垦局毛岸茶场层层迭翠的茶山上,著名摄影家吕厚民和《民族画报》编辑部主任林扬在忙不迭地选好角度,揿动快门。他们一路上拍了多少宝贵的镜头!兴隆的异卉,小东海的落日,“天涯海角”的渔帆,胶林里的胶工……他们的收获是巨大的,每人的挎包里都装着几十卷拍过的胶卷。他们付出的劳动也是巨大的,每到一地他们都马不停蹄,四出奔跑,猎取画面。集体参观时他们也时常“离队”捞点“外快”,然后才跑着步追赶队伍。画家们也是如此。在采摘春茶的茶场中,陕西美术学院院长、老国画家刘蒙天更显得繁忙。他紧跟着采茶姑娘,挪动着画板,挥舞着画笔。采茶姑娘各种优美的姿态跃然纸上,有旁观者说:“刘老画的真快广他诙谐地答道:“这不叫画,叫‘抢’!”

  “抢画”!这使人想起半的反刍。艺术家们来到崭新的天地里,贪婪地大量地获取着生活的原料,尔后经过消化和加工,定能创作出宝贵的艺术精品来。

  老作家与青年黎族歌手

  文艺家们对海南少数民族的民间艺术都有着一股爱慕之情。在通什陡水河苗察,他们捧着色彩艳丽、图案精美的衣裙和头帕赞叹。在通什,他们观看什保大队业余演出队的演出时,深受感染,纷纷上台和黎族演员联欢。在琼中县委招待所,青年民歌手黄女不环用她清亮柔润、自然质朴的嗓音,为文艺家们唱起了委婉动听的黎族民歌,唱了《五指山哩五条河》,又唱《阿哥阿妹一条心》;唱了《社会主义就是好》,又唱《各族人民一家亲》……文艺家们沉醉在充满真挚之情和山野气息的歌声中。未了,他们鼓掌致谢,还找来录音记录整理。老作家草明高兴地向小黄祝贺,还亲昵地将小黄搂在自己的身旁。摄影师们赶紧摄下了这一亲切动人的镜头。

  “榴莲果”故事新编

  华南热作“两院”的植物标本园里,遍地栽种着从世界五大洲三十七个国家引进的各种各样的珍贵热带作物。文艺家们在这里又一次大饱眼福。这是访问海南的最后一个参观点,文艺家们都放慢了脚步细细欣赏,仿佛害怕走到了尽头。李进掏出本子写诗,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书记处书记彦涵站在糖棕树前写生。辽宁省鲁迅美术学院的国画家杜连仁干脆坐下来了。他原打算与另外几位作家和画家留在五指山地区生活一段时间的,由于情况变化,组织上要他们一起随团北归,而他可真不愿意这么快就离开海南岛呢。有人想起“两院”办公室刘华明同志刚刚讲过的一段“榴莲果”的故事——郑和有一次率船队下南洋,船员们经过长途漂泊,都思归心切。有一天船员们在海岸边的一株榴莲树下歇息,树上突然掉下了好多果实,他们饱餐了一顿香甜甘润的果实之后,竟留连忘返,不想离开了。大家于是和老杜开玩笑:“你是否也吃了榴莲果了?”杜连仁说:“未吃榴莲果,早有留连意,这里该画的东西太多,而我这次却画的太少了。”

  其他文艺家们也都有这种心情。访问团副团长、剧作家漠雁说:海南这个地方是太好了,有很多东西可写。他打算今冬或明春再来这里生活一个月,写一部反映海南经济建设的新作。他还就此写了一首诗:

  谁说断肠在天涯,

  天涯一碧海浪花。

  流连忘归游子心,

  愿结茅篷永为家。

  三、接待《当代》作家赴海南访问团

  1987年12月,在海南密锣紧鼓地筹备建省办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之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社组织部分作家赴海南参观访问。

  《当代》杂志是中国很有权威和影响的大型文学杂志。关于这次活动,《当代》杂志社对外宣示的宗旨是:“海南是祖国南海上的一颗明珠,风光明媚,气候宜人,既展示了大自然的丰厚赐予,也具有深广的经济发展潜力,又是有着光荣革命历史传统和黎、苗等兄弟民族聚居的地方。在最近党中央作出了海南建省并使之成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的重要决策之后,这里更是举世瞩目,也是作家们十分向往的地区之一。为了加强和扩大《当代》与作者的联系,为了亲身感受海南地区改革、开放的新潮,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社特组织了部分作家赴海南参观访问。”

  参加访问团的作家有:北京的王朔、王海鸥、张聂尔,天津的张曼菱,上海的俞天白,河北的陈冲,山西的焦祖尧、柯云路、罗雪坷,陕西的李小巴、京夫,甘肃的邵振国,四川的乔瑜,湖南的水运宪、晓宫,江苏的姜滇,广东的范若丁,海南的李挺奋等。

  海南文联派我负责这个作家访问团的接待工作。《当代》杂志社将我也列入访问团团员名单,这样我就有了双重身份,团员兼接待。

  《当代》杂志社社长陈早春、主编朱盛昌、副主编何启治带团访问,其中朱盛昌任团长,何启治负责访问团的日常事务。

  说来也巧。1983年4月我接待中国文联文艺家赴海南岛访问团时,与负责访问团日常事务的中国文联组联部联络处处长舒丽珍大姐已较为熟悉。而舒丽珍大姐的丈夫,正是《当代》杂志的副主编何启治。我于1985年在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学习时,何启治、舒丽珍夫妇特意邀请我到他们家里,吃了一顿温馨亲切的家庭餐宴。这次何启治副主编负责访问团的日常事务,我负责访问团的接待工作,与他配合更加方便和默契。

  1987年12月11日访问团到达海口。当晚,海南省筹建组组长许士杰同志(后任中共海南省委书记)在海南文联会见了访问团全体成员,向作家们介绍了海南筹备建省和筹建经济特区的情况和发展前景。许士杰同志本身也是一名作家(我与他于1988年5月同一批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他热情地欢迎作家们深入海南,了解海南,反映海南,运用文学艺术这个武器,推动海南的改革和开放。

  在海口市参观访问两天后,访问团一行乘汽车离开海口,沿中路干线南下,于12月13日中午抵达黎、苗族聚居的五指山城通什。访问团在这里过夜,并参观了多姿多彩的民族博物馆和独具特色的黎村苗寨。

  14日,访问团一行抵达海南岛、也是我国最南端的新兴热带海洋旅游城三亚市。这里年平均气温24摄氏度,具备了现代旅游的五大要素——海洋、沙滩、空气、阳光和绿色,这里 “不似夏威夷,胜似夏威夷”,是我国最好的避寒旅游胜地。

  在三亚,作家们逗留了三天,进行游泳、参观和座谈活动。在座谈会上,作家们就创作和生活的关系,理性和非理性冲突,现实主义的发展、深化和现代主义诸流派间题展开了十分活跃而又坦率的讨论,有的作家表示要再到海南岛来深入生活,为反映海南的改革开放和推动四化建设作出更好的贡献。许多作家都表示要精心创作,把好作品奉献给《当代》的读者。

  12月17日,访问团一行踏上归途,沿东线公路北上,午饭前到达位于万宁县境、太阳河畔的兴隆华侨农场,参观了风光独秀的热带作物研究所。

  第二天访问团继续北上,途经琼海、文昌。琼海是红色娘子军活动的地方,也是琼崖纵队司令部所在地。文昌是著名的宋氏三姐妹的故乡。该县现有50多万人口,却有100多万人分布在全国和世界各地,是远近闻名的椰子之乡、排球之乡和华侨之乡。

  我在访问行程中,都尽可能地请当地接待单位安排宴请,以减少《当代》杂志社组织这次访问的经费压力。如三亚市文联、文昌县文联都安排了宴请。我记得在三亚,好客的东道主请吃海鲜,竟然上了盘绕成圆圈的海蛇,还没吃就把两位女作家吓得半晕过去,事后连哄带劝才慢慢恢复正常的饮食。

  19日,赴海南参观访问团圆满结束全部活动。过后,我与访问团中的一些专家还保持联系。焦祖尧是山西省作家协会 ,山西作协后来还组织一些作家和企业家来海南访问,由我所主持的《海南开发报》社负责安排接待;花城出版社副社长范若丁和山西作家柯云路,回去后给我寄来了他们的书作为留念;天津的张曼菱更是过来海南居住和工作,我们有了更进一步的联系和交流。

  《当代》编辑部还将这次组织作家赴海南访问的过程,写成一篇新闻稿,题目是《本刊组织部分作家赴海南参观访问》,发表在《当代》杂志1988年第2期上。

  2019年9月18日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