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邂逅

作者: 步地快乐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9-05-08 15:25 阅读:
  周末去解放路的第一市场买虾钓鱼,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看到有幢灰色的建筑,在高楼大厦的包围中显得有些有些破乱不堪。很多年前,这幢建筑其实是解放路的地标,曾经热闹非凡,辉煌一时,就像一位少女的青春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岁月长河中随风而逝,人生的芳华绝尘而去,斑驳的影子只有在往事的回忆里偶尔清晰一下,一声叹息中又消失在风里。

  90年代的解放路是很繁华的,是三亚市的经济文化中心。像我这个年龄的人怀念某个地方,肯定是那个地方给我的青春留下很多值得回忆的印记,而爱情和艳遇则是回忆中永恒的主题。

  90年代初,解放一路临近榆亚路尽头有一幢4层(或是5层的)楼房,一楼是各种商铺,二楼以上开了家不算高档的旅馆,叫滨海旅店。滨海旅店见证了我青春岁月的一段插曲。

  90年代初的某个春节,单位放假,一个人没事干,闲的蛋痛,百无聊赖的我便跑到大东海看美女。春节的大东海游人如织,青春的身影闪跃其中,其实是最美的风景。下午的时候,在度假村的海滨,有一蛮有气质的美女叫我帮她照相,是那种手动调节的卡片照相机。那个时代的美女还没有完全被物质和金钱所侵蚀,举止和谈吐或间多或少地都留下了青春朝气,神态上还有天之骄子的那种自信和神情。随手的帮忙并有了交流的话题,美女姓Z, 来自上海(复旦大学毕业),我们就照相的技术交流,完成了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夕阳叠翠,晴空万里,小东海边上不知名的花开得很娇艳,吐着芬芳,空气中也弥漫着一种旧历年底特有的气氛,浸润着一种欢喜的节庆。海浪轻轻吻着沙滩,不忍离去地在沙滩上来回轻荡。如何能更好的拍出浪花的效果,在暴光速度与快门大少间我们展开积极的探讨,在1/60秒或1/120秒间进行权衡。大东海游人如织,很多人可能认为我们是一对恋人,其实不是,我们只是一场没有结果的邂逅。交流得知,Z姓美女就住在解放一路的滨海旅店。照相完毕后,我们像一对恋人一样,花了1块钱乘2路车从大东海到解放一路滨海旅店。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解放一路还有一家小小的旅馆,价格也很便宜,房间也很也很干净。接下来的几天,我并成了Z姓美女的专业导游,带着Z姓美女逛了三亚的天涯海角、大东海、鹿回头。在鹿回头给Z姓美女讲爱情故事,引经据典,逗得Z姓美女哈哈大笑。闲聊中得知:Z姓美女是和男友吵架一气之下跑到三亚来散心的。那时我还是个稚嫩的小年轻,谈恋爱的经历都没有,却在滨海旅店与Z姓美女讨论爱情与人生。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年轻时的那次讨论就像一群太监讨论性生活,那能有自己的感悟,真是荒唐。不过感觉Z姓美女却听的很认真,还认为我的见识很超前,是婚姻问题专家,叫我以后做个婚姻调解服务的管理人员。由于 Z姓美女是仓促出游,准备不足,最后回上海的路费都没有。当时我很大方地借给Z姓美女500元钱,并相互留了地址。Z姓美女很热情地邀请我到上海去游玩,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未能成行。那时还没有银行卡,汇款都要通过邮局。春节假期过后,我很快就收到了Z姓美女的还款。20多年了,也一直未有Z姓美女的任何消息,如今Z姓美女也人到中年,洗尽铅华,早已过了浮躁的年龄,相信她在上海也一定过得幸福而快乐。解放路的那幢房子还在,旅店却早没了,我也搬到了远离市区的乡下居住,有时偶尔从解放一路经过,也会想起滨海旅店的“太监论政”,在内心也有会意的一笑。

赞助推荐